>

本身与ruirui的那叁个事儿,他和她的貓

- 编辑:www.bifa2007.com -

本身与ruirui的那叁个事儿,他和她的貓

當這個不到1歲的哥哥弟找到他出生以來,第1個交到的好爱人就是家裡的「巨貓」Puma。只見哥哥Ace臉上盡是滿足的神气,緊緊從後熊抱眼下亦友亦兄的大貓咪,安心地睡著了。直到現在她長大了,還是最喜歡和Puma窩在一块儿的時刻,讓人看了也感覺心暖暖。

老孫下班回家的時候,只有玄關留了燈。雞蛋黃一樣小小的一汪,照的老孫心裡暖洋洋的。

  人生有各種各樣的活法,有人辭官歸故里,有人星夜趕科場。有的人一輩子逆來順受,也可能有的人放浪不羈,還有的人自甘平庸,但也许有人好学不倦。無須評判什麼樣的人生才是大功告成的人生。其實,任何一種活法都以人的私下選擇,只要從心出發,活得適意而滿足,天从人愿,是謂幸福。-- 大津秀《換個活法》

图片 1

不知道媳婦兒這會兒幹嘛呢?孫紅雷拎著兩大袋東西,習慣性地躡手躡腳往客廳探索。


▲無論是小時候還是長大了,Ace都喜歡窩在大哥身邊。(圖/翻攝自REDDIT:dde0485)

不出他所料,張藝興在沙發上窩著呢——穿著蓬鬆的反革命羽絨服,帽子還扣在小腦袋上,團得像一隻大貓。想什麼呢?他本來正是一隻大貓啊!孫紅雷拍拍自个儿的腦門,把東西放在沙發邊,鬼头鬼脑摸了過去。

    首回見到ruirui是在青春東路開學的時候,因為一回補辦飯卡而認識。當時對他的第一印象就是,溫柔,一個正兒八經的南部妹子!

男主人Dallas E.和亲戚在10年前領養了脾氣穩定的Puma归家,這隻毛茸茸的貓咪體型比Ace還要大上一倍,也成為四弟最溫暖的正视;當Ace哭鬧或是认为不安的時候,Puma就會立即上前安撫、蹭蹭他的臉,彷彿在說「不要惧怕,只要你需求的時候小叔子都會在。」

掀開帽子的一刹那間,孫紅雷並沒有见到希望了一成天的这張臉,帽子裡面是空的……小東西把羽絨性格很顽强在千难万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卷了扔在沙發上逗他玩吗。

   跟她具有聯絡是在他坐在作者最近的時候,那時候的感覺正是這妹子很有一句話把自家氣死的力量。而跟他熟是因為她現在是自身的同窗,當然,她現在還是足以一句話把笔者氣的跳腳可是越多時間她讓笔者感動。

图片 2

這小壞蛋……孫紅雷搖搖頭,剛起身就有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團東西從沙發那邊蹦了過來——張藝興穿著輕暖的家居性格很顽强在荆棘载途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已經像個考拉一樣掛在孫紅雷身上了。

   她是雙魚座,她跟雙魚座所具備的特點适合度极高,一樣的多情善感,一樣的想象力豐富,一樣的有點神經質。她會因為一卷手帳膠帶而糾結好久,糾結的最後用她的話來說正是「剁手氣四天,不買悔七年」。她經常會因為小编一句還沒說完的話而自动腦補出过多亂七八糟、無釐頭的東西,讓笔者不尴不尬。

“驚不驚喜,意不奇异!”張藝興凸起的小腹剛好抵在孫紅雷的皮帶扣上,他趕緊把這貨的屁股網上抬了抬,張藝興激動得吐沫星子飛濺了和谐男人一臉,粉嫩的嘴皮子水光盈盈,像極了春旭草莓布丁。

   她的眼睛极漂亮观,特别是清醒以後,水汪汪的,很像某種小動物,就差一條晃來晃去令人喜歡的狐狸尾巴,會讓人有種很想摸摸的衝動。她很喜歡貓咪,因為她們一樣的讓人覺得很慵懶,纵然每日十點半必定会将睡覺,可是第二天午夜永遠都是一副懶洋洋、沒睡醒的狀態中。

“你吐槽作者!怎麼賠?”孫紅雷鼓起腮幫子,眼睛也观察一邊去了,手臂可還是穩穩地托著張藝興。

   她很喜歡把本人摟到她懷裡然後用臉各種蹭笔者的頭頂「啊啊啊,小编最喜歡小菊了」,也很喜歡用手各種蹂躪作者的頭髮,當然這也讓小编很嫌棄她,因為總有一種她想破壞笔者形象的趕腳!不过,笔者很喜歡她在自个儿憂傷的時候把自家摟到他懷裡,這會讓我有種从来在海洋中迷失方向,但最終回到港灣的踏實感。

張藝興沉凝了一會兒,開始解睡衣釦子,孫紅雷輕拍了他的屁股一下,“想什麼呢一每一日的,瞅你這點齷齪的当心境!”

  小编們有著一個极美丽好的約定,笔者們承諾對方,只要我們去一個地点无论多遠都要給對方寄一個關於那裡的明信片。為此小编們有著一個奇特的郵編,若她發給小编,則她的生日在前小编的生日在後,若自身發給她則相反。作者們也相互承諾要联合去一趟东瀛,一同去看看櫻花、富士山,逛一逛日本的書店,買一套作者們最愛的漫畫書,準備一些手帳的必備周邊……

“想你哟……”張藝興委屈地嘟起了嘴,“小编又沒有別的東西,除了把自身自身賠給你,想不到別的……老孫,你是或不是不愛笔者了,你都不想要作者了……”

  只願這個慵懶如貓,卻又善良溫柔的阿妹,可以在未來沒有笔者随同的光景里,富贵不能淫的生活,做著本身最喜歡的政工。

孫紅雷真是狼狈,“別說你現在懷著寶寶,正是沒有寶寶的時候笔者也沒這麼饑渴啊,想要一個啾啾就這麼難哦?”孫紅雷把团结剛長出胡茬的下颌在張藝興光裸的心坎蹭了蹭,“下一次別再這麼蹦了聽到沒有?你肚子裡還有個相当小异常的小的寶寶,萬一傷到了可不是有意思的。”

图片 3

“哎喲餵,你想要親親就直說啊,還繞彎子~”張藝興傲嬌地噘了噘嘴,然後故意把背挺得筆直,“給你咯~”

   

以為這樣就能够難倒作者了?孫紅雷在心裡邪魅一笑,然後直接倒在了沙發上,張藝興剛好跌進他懷裡,嘴唇穩穩地撞在了孫紅雷的唇上,軟軟的,濕濕的,應該是剛喝了什麼東西。

 

孫紅雷的嘴唇在她親愛的“春旭草莓佈丁”上边遊走,一股抹茶的味道,看來是剛衝了明治抹茶粉,“抹茶粉裡面加牛奶了沒有?”孫紅雷溘然沒頭沒腦地問,張藝興憤憤地錘了他心里一下,“什麼時候還問這種無聊的問題!”

 

“抱歉抱歉~”孫紅雷的大手撫上張藝興柔軟蓬鬆的後腦勺,繼續加深了這個吻,直到外面徹底黑下來兩人才逐步分開。

平時确实太忙了,接個吻都像趕集一樣,今儿深夜總算是白璧无瑕推行了弹指间正經的家務職責。

張藝興的眸子在黑夜裡散發著淡淡的淡蓝光彩,兩顆上好的貓眼石。他輕輕喘著氣,趴在孫紅雷胸口,一隻手渐渐地揉搓孫紅雷的耳垂——不通晓什麼時候養成的習慣,要揉著他家老孫的耳垂技术完美睡覺,大概是從發現老孫起夜之後開始的,潛意識裡面總是想把她留在身邊,挺心疼人的。

“寶,作者們做飯吃好不佳?”孫紅雷輕捋他的後背,必須在她困倦在此以前把飯給餵飽。

“什麼菜呀?”張藝興懶懶的。

“買了羊小排,此前您一贯說想吃烤羊排來著,不知底你在媽家吃了沒有,吃了也沒關係,笔者跟媽手藝不太一樣。牛裡脊絞了肉餡準備給你做小餛飩,豬裡脊用來炒農家小炒肉,你不是總說嘴巴裡沒味道嗎?龍須菜給你涼拌川味的,土豆矮瓜和杭椒燒一個地三鮮,紅心番薯蒸一下,你吃兩口就能够。今日來不比燉糖水,想來你在媽那邊也喝了众多了,所以做個洋茄玉米濃湯怎麼樣?”

自從有了張藝興,孫紅雷的菜譜幾乎每三十一日換,有時他都懷疑本身是还是不是應該轉行去做廚子。

“既然有爽脆的,那本人就起來吧~”張藝興仍舊是懶懶的,撐著孫紅雷的胸脯起身,還不要忘记在老孫的小豆豆上尖锐捏了一把,疼得老孫齜牙咧嘴的,你這不解風情的老頭子!張藝興白他一眼,儀態萬千地走去了饭桌。

吃過飯倆人就窩在羊毛地毯上看電影,這地毯是孫紅雷看張藝興喜歡溜到地上,怕他凍著,特意又添的,還專門托了黃磊認識的皮貨商,毛又長又細又軟,潔白如雪,貨到那會兒可勁兒跟張藝興表了眨眼间间功,就差找個月黑風高的夜幕滾個地毯了。

“老孫……”張藝興有一搭沒一搭地揪孫紅雷的小胡茬,“嗯?”酒足飯飽嬌妻在懷,孫紅雷也變得懶懶的,像個醉漢。

“作者啥時候能見見你哥們兒啊?感覺他們好有趣啊。”聽張藝興虔誠的語氣,不疑似說著玩的。

“那幫傢伙可壞了。真想跟他們玩?”孫紅雷用手背蹭了蹭張藝興的臉頰,“如若這陣子聚不到一块,只見一兩個也足以,好不佳嘛?”張藝興兩條小細腿開始往孫紅雷腿上膩了,貓子撒起嬌來貓奴真的是毫無招架之力。

“好啊好啊,几天前帶你去黃磊店裡吃日料好不好?日本菜作者不短于,你嘗嘗他的手藝,剛好笔者和他悠久沒見了,托你的福~”孫紅雷寵溺地捏了捏貓鼻子。

張藝馨的喉嚨裡呼嚕呼嚕餉了兩聲,像有一扇小小的風箱。

親愛的日料還有胖磊(看他們在群裡有時會這麼叫),前日見吶~

本文由必发88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本身与ruirui的那叁个事儿,他和她的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