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回到加德满都,熟识的各省1

- 编辑:www.bifa2007.com -

C回到加德满都,熟识的各省1

c-4

大使花园家庭酒店(Ambassador Garden Home)¥216起立即预订>

大使花园家庭酒店(Ambassador Garden Home)¥216起立即预订>

出乎意料,hotel tradition的电视频道还是相当丰富多彩的,star movie, star sports, mtv, bbc, cnn, bloomingburg等主要的有线电视频道都有,当然都是印度版的;还有更多的是我们说不上来名字的形形色色的印度频道。我们甚至还找到了一个西藏电视台的频道,放的是若干年以前一个关于宋庆龄的连续剧,可惜宋庆龄和所有人一样,讲的都是藏语,不知所云。相比之下,还是印度歌舞片热闹,载歌载舞,喜闻乐见,总是让我看得津津有味。早就听说印度和周边的几个国家,bollywood泛滥,果然此言不虚。

展开更多酒店

展开更多酒店

我看到了印度版的cnbc和bloomingburg,又高兴的见到了熟悉的STI,DOWJ和NASDAQ。有趣的是,还有一连串详细的印度股市报价:TATA engineer, TATA steel, TATA industry...

发表于 2006-05-25 00:34

c-1

在我的旅行生涯中,这是第一次我去买了一份旅游保险。一直以来,不论在国内还是国外,保险这个概念还从来没有在我的旅游清单上出现过。

也是犹豫了好久才决心去买的。先是听irene跟我讲了她徒步路上,同行的一个新加坡背包客的故事。就在他们翻越五千多米的thorong la山口的那一天,那个人在后面走着走着,一声不响的就倒下去了。结果还是一个导游连夜走回一个有电话的村子,把直升飞机叫进来,才把那个人救出去的。“叫一个直升飞机要2000美元呢”,还好他买了保险。“所以,这个钱千万不要省!”

除了天灾,更严重的是人祸。从关注尼泊尔之旅的一开始,就发现lonely planet的网上论坛thorn tree里,关于尼泊尔的恒久话题是:去尼泊尔旅游是否安全?总有打算旅行的人一遍遍问同样的问题(这是必要的,因为当地的局势瞬息万变),也总有正在加德满都thamel上网的老资格背包客或者刚刚从徒步山区回家的游客跳出来,洋洋洒洒一大篇,有理有据,摆事实讲道理。然而我看来看去,依然摸不着头脑。总是一半的人说,“没什么问题的,这里天天都这样,大家不是照样过日子”;另一半的人则说,“连thamel也有炸弹爆炸了,你说安全不安全?”

最终归纳出一个比较中肯的建议是:收集足够多的客观信息,然后自己决定,take your own risk。

好吧。在网上到处搜集,结果总是让人不安。“某地又有毛党游击队埋下炸弹,炸死炸伤若干人”;“毛党又在某地绑架了多少多少人”,这样的新闻每天都有好几条。近期最严重的一次,就是上文提到过的beni枪战,政府军和毛党游击队一场恶斗,伤亡数目相当大,还配发了系列照片。那些地名,又长又奇怪,我从来就没有弄清楚过。反正每条新闻里的地名都不一样,可见是遍地遭殃。而且往前翻一翻,这一类的新闻几乎没有断过,一个月前,三个月前,十个月前,都是如此。

很困惑,难道尼泊尔人就是这么一直过下来的吗?他们到底是怎么过日子的啊?一下飞机,我问babu的第一个问题和所有外国游客一样,这里到底安不安全?是不是到处有炸弹?... babu的回答是,你别去当地人的社区,只在thamel和几个旅游地点活动,不会有什么事儿的。我们就是一直这样生活的。

当然在准备旅行的时候,我们并不能预计到尼泊尔的实际情况。我们收集了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足够多的信息,最终还是决定去。说到底,我们也是不相信尼泊尔真有这么乱,至少对旅游者而言。旅游业是尼泊尔寥寥无几的几个支柱产业之一,不论是政府还是游击队都很明白这一点。要不然,何以在如此形势之下,境外旅游者依然络绎不绝,蜂拥而至,数量不但不减少,反而持续上升呢?

在和平的环境下生活,可能体会不到动荡的危险,只把它当作旅途中别一种难得的新鲜体验。然而事到临头,真要面对的时候,才明白自己的不知天高地厚,这可真不是好玩的。

那时候,精疲力尽而又高高兴兴回博卡拉的路上,我们已经觉得有些不一样了。越是靠近博卡拉,公路上的检查也就越严格。士兵们常常在公路中间摆上栅栏,空汽油桶之类的路障,迫使所有经行的车辆停下来接受检查,并在路边用沙包筑起工事。当初从加德满都来博卡拉的时候,因为坐的是旅游大巴,一车子的外国旅客,路上虽然也有兵营和路障,好像停下来的次数不是太多,没受太大的影响。这一次却不同,岗哨明显多了,屡屡被拦下来。士兵们穿着蓝色的迷彩服,荷枪实弹的盘查每一辆车。我就看到在我们旁边的一辆摩托车,车上的两个男人都被士兵们仔仔细细的摸了个遍,尤其是腰部。这时候,司机总是指着我们说,外国游客,我们就一个劲的点头,好在canicula和leo看上去还是很像的,这才被放行。

回到博卡拉的旅店,正收拾我们寄存在那里的行李呢,ram和旅店里的人聊了几句,一脸严肃的走过来了。我直觉到有什么事情发生,赶紧问他怎么了。他指了指canicula,“他有一点小麻烦,必须改变行程了。”原来毛党决定在后天开展为期三天的全国大罢工,也就是说,不会有任何长途汽车了。所以他建议canicula明天先去chitwan国家公园,正好在里面骑两天大象,等罢工结束有车了,再出来到lumbini去。

与此同时,我从桌上找到了一份报纸,The Himalaya Times, 头版头条是“加德满都五党联合反政府示威游行进入第三天,群众在ratna park集会”,还配发了被打破头的照片。Ratna Park, 我还记得那个地方,kanti path和durbar marg之间的一条横马路,乱糟糟的人车不分,方向不分,我就是完全逆着交通的方向,骑自行车战战兢兢穿过去的。

我们三个都有些呆,网上的新闻终于变成了眼前的现实,虽然这一点儿也不出乎意料,可毕竟一时之间有点难以接受。接下来的那顿午饭,也吃得没甚滋味。这是我们三个在尼泊尔吃的最后一顿饭了,可是大家一点胃口也没有,心里沉甸甸的,不知还会发生什么事儿。“安定团结很重要啊”,有人说,大家都不吱声。不知不觉吃完了饭,我们互相鼓励,“别担心别担心,又不是什么大事,人家这里见得多了。”

就是,刚才ram完全是一付见多不怪,就事论事的样子,一点儿也不紧张。再看看外面,一片平静安宁的景象,人人都在照常生活,该干什么干什么。phewa湖波涛荡漾,高山依旧耸立。完全是清平世界,朗朗乾坤啊。

旅馆门口,canicula帮我们把行李提上车,就此挥手告别,从此把他一个人扔在炎热陌生的尼泊尔南部,不谙英语,独自煎熬去了。leo还会在上海和他碰头,我么,就在msn上再见了。我和leo两个人再次来到博卡拉机场。因为某些奇怪的安排,ram的飞机比我们早半个小时,他先走,在加德满都机场等我们。还是多云,这二十五分钟的航程依然什么也看不到,本该是雪山连绵的地方铺满了云,只有底下黄黄绿绿的土地。从博卡拉平原掠过,回到四面环山的加德满都谷地。

这一次的飞机稍大一点,33座的,却比上次更颠簸。飞机并不满座,十来个人而已。同机的乘客里有一个挺漂亮的本地姑娘,还有一对老夫妇,从衣着和神态上看得出是有些身份的。也有一位空姐,穿蓝色的莎丽,盘发髻,提供棉花团和水果糖,还负责用瓶装矿泉水给乘客和飞行员倒水一次。

加德满都很快就到了。国内航班都是一下飞机直接从停机坪上走过去的。有一辆大推车装了这个航班所有的行李,被推出来。乘客们核对行李票后自己拎出,过一道铁栅栏就算出机场了,全在露天操作。ram早已等在栅栏门那边了,他自然认得我们的行李,一把提起来,带我们俩出了铁栅栏门,在外边跟一个妇人拚一辆taxi,一起进城里去。

为了要先送那个妇人,汽车在城里绕来绕去,又见到了一些先前不曾到过的地方,看着看着,我的心又渐渐沉重起来,好像压上一块大石头。将近thamel的皇宫门口,交通被封锁了一半。问ram,他也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我们在山里,真是“不知秦汉,无论魏晋”的过着日子。

下车直奔babu的办公室,依旧还是一堆人在下棋,似乎又比上次多了几个。babu还坐在那张桌子后面,响亮地跟我们打招呼,寒暄几句路上的情况,我却有气没力有一句答一句,不想多说。按照原定的计划,这个下午我们应该去bakhtapur的,还要在那里住一晚上。可是不知怎么,babu还是让我们回hotel tradition去。“当然”,他说,“如果你们现在一定要去bakhtapur,也是可以的。”我看了看leo,觉得事情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怎么忽然不去bakhtapur了?然而不知怎么回事,也许是心里的那块大石头压得太沉了,也许徒步确实把我累坏了,一时间我忽然有些松懈,不想再跟他追究什么。“不去就不去吧,只要能平平安安的回家,别的我不在乎了。”leo对我说。我心里也应该是这个意思吧,虽然马上想到,bakhtapur有谷地三个城市中最好的皇宫广场,千里迢迢来一趟尼泊尔,居然不去这地方?不过这个念头只是出现了一小会儿,我懈怠和忧虑的心态大大占了上风,使我不再有精神跟babu争辩和坚持了。好吧,就这么算了,照价退还一人五美金,我们就回旅店了。这是旅途上唯一的一次,我没有干劲十足的为自己争取权益,总有懈怠的时候嘛,也不奇怪。

心里还是沉甸甸的放不下。本来早就谋划好了要拉leo去hotel yak&yeti,加德满都仅有的几家星级宾馆之一,好好吃一顿,补充徒步消耗的体力,也罢了。老老实实在thamel呆着,这里至少还没有游行。看上去,thamel的确一如既往,游客们来来去去,继续在此地逍遥。everest牛排馆里的牛排份量十足,各人种的背包客围了一桌又一桌,放声谈笑。甚至在街上还遇到四个刚来的中国女孩子,在向一个店员问路。屈指一算,又是一个星期天晚上,她们应该也是坐那班同样的飞机从上海过来的。

回新加坡以后,我仍然习惯性的继续看尼泊尔的新闻,局势越来越坏。“五党联合示威游行”从那个时候开始,至今已持续了五十多天,逮捕释放又逮捕又释放了好多人,还丝毫没有停的迹象;毛党又号召了好几次全国性的罢工,放置更多的炸弹,绑架更多的人;总理已经被迫辞职了,好几座主要城市,包括加德满都的市长和官员们也在毛党的胁迫下被迫离职;国王至今拿不出有效的解决方案,只在空喊和平口号而已;星象家说,今年的运道很差,在2009年之前,不会有真正的和平;尼泊尔新年里在patan的一个宗教游行,一辆载满了宗教物品的游行彩车忽然倒了,这被认为是一个厄兆。

已经是2004年了,外面的世界忙着高科技电脑化,他们却好像还是生活在中世纪一样。好端端的一个国家,为什么要弄成这个样子?他们不是非常善良的一个民族吗?一个喜马拉雅山中活生生的香格里拉,在中国和印度的夹缝间生存了几千年的国家,怎么就一败涂地到了如此?他们究竟在干什么???

发表于 2006-05-24 10:36

Preface:2003年10月底,由于国庆未能去成稻城亚丁,心里发痒,想着春节去哪里逛逛,然后在ctrip上开始看结伴同行,本来想去越南,后来看到有人召集nepal,nepal也是我一直向往的地方,于是回帖,开始联络,本预期15天左右行程,结果询问机票代理,发现只有2004/01/14出发,2004/02/03返回的机票,犹豫再三后,下定决心,与其他三人一起订票,确定了这次旅行的开始。

88bf必发,在与其他有意去nepal的网友联系的过程中,运气非常好,借到了nepal的lonely planet,事实证明这本书非常有用,再次感谢Veronique的慷慨借书于我。

在网上看了一些游记,特别是michelle的游记,事先联系了她在游记中提到的几个地方的旅馆。由于希望到尼泊尔的时候有人接机,因此联系了hotel of victoria的老板,与其谈定了住宿价格,他提供免费的机场接送。

关于签证

在上海签证非常容易。

尼泊尔领事馆(与一家公司在一起,我一开始上到28楼,以为自己走错了,后来才发现在那家公司的名称下面有领事馆的标志)曹阳路1040弄2号28楼, 200063, 52661817

星期二和星期四下午1:00-500护照 2寸照片 30圆

说是一个星期取护照,但是似乎实际需要2个星期。Day 1 下午2点40的飞机,中午12点多到机场,与其余三名同伴汇合,顺利上了飞机,但是在飞机上等待了1个多小时,才见到最后几个nepal 人上了飞机,似乎飞机就是在等他们,不知道他们是什么身份。

在飞机上遇到一位女士Amanda Miu,该女士已经连续二十多年每年访问nepal,可谓一个nepal通了。我们请教了一大堆问题,她非常热心的为我们解答。

飞行了6个小时左右,于nepal时间8点钟左右到达了nepal的首都加德满都,nepal与中国有2个小时15分钟的时差,比中国晚。到达机场后,旅馆老板来接我们,结果有人很热心的为我们拎包,到了车上后,才知道他们不是旅馆的人,是在机场晃荡,专门为游客拎包,希望获得小费的人。这个旅馆接了一车中国人,在车上结识了一对上海夫妻。在去宾馆的路上,大家就开始大呼小叫,对于看到的一切表示惊奇,明显的刘姥姥进大观园,嘿嘿。到了宾馆后,休息,一夜无事。 Day 2 清晨很早起床,大概是时差的关系,5点多就醒了。和同伴拿了照相机跑到宾馆的楼顶开始到处乱照,把一切新鲜的全部拍了下来(后来整理照片的时候发觉实在没啥特别的,全部剔除)

早餐:去了HELENA’S RESTAURANT,点了套餐(后来发觉好象这家店的早餐套餐最便宜)

上午去了大佛塔以及Pashupati Nath。大佛塔有最著名的大眼睛,Pashupati Nath有在进行火葬,我同伴是兴高采烈的跑去看,我是跑到其他地方玩,天生胆小。。。

中饭:Fire&Ice,pisza味道不错,在旁边的ROBBIN’S 13吃了冰激凌,味道很棒

下午去了猴庙,由于时间稍微晚了一点,黄昏的感觉已经快消失。

晚饭:本来想去赌场骗吃骗喝,结果到了那里,由于不赌钱,没好意思吃东西,出来后发觉一家暴好的蛋糕店(属于anapuna hotel),到了晚上8:30之后这里的蛋糕打对折,一个蛋糕只要30-35卢比,味道非常棒。又发现一家店,冰激凌也打折,原来两个球是90卢比,打折后55卢比,就在蛋糕店附近,是和路雪的冰激凌,味道也很不错。

晚上遇到chitawan的老板sher,与其谈妥奇旺3天两晚的价格,包括食宿,游玩活动,去第三地的车票。同时获悉第二天好象加德满都大罢工,去外地的车子可能全部停开。 Day 3 早晨很早起床,得知确实罢工,只能推迟一天去奇旺,先去dubar square游玩。这是我们在nepal遇到的第一次罢工。

早餐:吃了前一天晚上买的蛋糕

上午去Dubar Square,dubar square由很多座寺庙组成,古色古香。

中饭:Ying Yang泰国菜。味道尚可。

晚饭:寻找了半天hotel lily下面的饭馆,兜了一个圈子才找到。确实比较实惠 Day 4 终于出发,前往奇旺,下午似乎2点到达了hotel park side。奇旺是个热带草原,这样的风景以前从未见过。

中饭:hotel park side提供

下午出发去Tharu 部落,好象这个部落就是养大象。遇到一个小象,喜欢追着我的衣服,我们就把衣服抛来抛去,它就跑来跑去,特好玩。同时看到了漂亮的黄昏。

晚饭:hotel park side提供 Day 5 早餐:Hotel Park Side提供

上午骑了大象进入丛林,看到了犀牛,鳄鱼还有鹿。犀牛看上去真是强壮,不过由于我们坐在大象上,因此对于我们不理不睬。

中饭:Hotel Park Side提供

下午先乘独木舟飘了半个小时左右,一路观看两岸的田园风光,然后丛林徒步了两个小时。丛林徒步时遭遇到野象,可惜还没有看到,向导就叫我们赶快往回跑。在路上还看到一些老虎的脚印。老虎是看不到的。据向导说他呆了8年也只看过15次左右。

晚饭:Hotel Park Side提供

晚上去看一个少数民族的表演,主要是用鼓,还是有点意思的。 Day 6 清晨,有点薄雾,到河边看鸟,向导的眼睛超级好,能够告诉我们很远地方的鸟的种类,不过我看了还是不知道,嘿嘿

早餐: Hotel park Side提供

出发前往POKALA,下午4点到达

晚餐:去了一家印度餐厅吃了印度菜,比较便宜,味道尚可。

与预先约好的导游谈好后面几天的徒步行程以及价格。一个向导每天500RS,一个挑夫每天300RS. Day 7 早餐:旅馆旁边的小饭店里面吃了一套简餐

吃完饭后,去办理进山证,花了2000RS(据说可以不用买。进去山区的时候,通过很早出发逃过检查,而且我们后来出山的时候,确实没有人查进山证,不过不建议逃票,毕竟万一被抓住,有损国格而且不知道会有什么处罚措施)

坐出租车到达Nayapol,车费600RS

11点开始了我们四天的徒步。

中饭:路上的一家小饭店,吃了momo,味道一般般。这家小饭店为向导推荐。

关于徒步路上的食宿,中饭一般就在路边的饭店吃饭,自己找地方即可。

晚上的住宿和吃饭,建议自己找好地方后,然后告诉向导,由向导去找老板谈价格-向导是要找老板拿回扣的,一般而言,在淡季,如果住宿 吃饭,可以要求免去房间费用。

晚饭:在一家guest house,大家杀了一只鸡,这只鸡的性命是断送在我手里的,然后俺给它拔毛,罪过罪过。自己做饭做菜,吃的好开心。

一天一共走了大约6个小时,其中最后一段路比较累,往上爬了接近400米,最后到达Vlleri。一路上景色一般,天气多云,只看到了一会雪山。一路景色一般。 Day 8 早饭:自己烧了泡饭。

上午9点出发,继续向上爬,下午3点左右到达Ghorepani.休息。傍晚开始下雪。

中饭:路边随便吃了一点

晚饭:由于是大年三十,又杀了一个鸡,与同住在一个guest house中的另外一队中国人一起吃年夜饭。

路上景色一般。由于已经到达2800米,我出现了高原反应,有点发烧,很早就休息。其他同伴玩到了夜里2点,算是守夜了。 Day 9 早晨4点多起床,去poonhill看日出,该处海拔3200多米。由于身体极度不舒服,在距离山顶还有15分钟路程的时候,不再继续上爬,由于前一天晚上下雪,日出特别漂亮,天空非常蓝,加上积雪,构成一幅绚丽的画面。立刻感到这两天的辛苦太值了!

早餐:自己煮泡饭。中饭:路上喝了一杯奶茶,吃了几块饼干晚饭:吃了一点面条。

今天是四天徒步路线最辛苦的一天,由于前一天下雪,让我们见到了美丽的日出,但是也给我们的路上增加了不少危险,一路上下行,很多路被冰雪覆盖,很滑,非常危险。同时,体力消耗非常大,本计划赶到GHURJUNG,后来由于天色太晚,而且众人的体力不支,休息在Tadpani(距离GHURJUNG还有3个小时的下山路程).特别是最后去Tadpani的一段路,是往上爬400米左右,向导说是走半个小时,我实际上走了1个多小时,走一两步休息一会,好不容易才爬到目的地。如果算上早上看日出,这一天一共走了大约12个小时(去除吃饭以及休息时间)。路上遇到一家人,一对老夫妻以及他们的儿子媳妇,这对老夫妻实在让人佩服,精力充沛,比我们强多了,惭愧惭愧

不过今天的景色是最最美丽的,除了看到poonhill的日出,在路上(好象是整个徒步路线海拔最高的地方)也看到了非常美丽的雪山和云海,实在太美丽。

Day 10 早餐:自己烧泡饭。中饭:饼干晚饭:旅馆里面吃

今天是徒步的最后一天,按照原先的行程是4个小时,但是由于前一天没有到达指定目的地,所以今天走了7个小时左右。但是一路都是下行,走起来比较轻松。一路上风景不错,一路上都是村庄,一派田园景色。在快到达Nayapul的时候,天开始下雨,我们大约淋了半个小时的雨。到了nayapul,坐车回到Pokala.今天大约走了30公里。

Day 11 早晨很早起床,发现雨还没有停。

早餐:旅馆用餐中饭:兰花饭店。晚饭:兰花饭店

吃过早餐后,跑到旅馆对面的网吧上网,好贵,120RS一小时,在加德满都只有20RS.

实在是想吃中餐,中午还在下雨,还是和同伴打车去了著名的兰花饭店,在吃饭的时候天空放晴,天好蓝,激动了好大一会。

下午在湖边溜达了一个下午。

兰花饭店的中餐做工实在不敢恭维,肉丝实际上变成了肉条,但是还算好,至少还是中餐的味道。晚上和一帮同伴又跑去兰花饭店,整整坐了一桌,8个人, Day 12 早晨4点多起床,与一对上海小夫妻赶往SARANGKOT,看日出,很是美丽,与poonhill又有不一样,(与我在云南看到的卡拉博格日出也不一样,日出真是百看不厌)。看完日出后,我们又前往Damside ,这里也是一个非常好的角度看雪山,可以同时看到漂亮的湖与雪山,可惜我们去的时候有风,湖上有很多波纹,不能清晰的看到雪山在湖上的倒影。

早餐:一个德国餐馆Boomberg,很棒,就在湖边,一边看湖,一边用餐。中饭:Boomberg,三明治

下午在fewa湖上划船,私人的船,请了人帮我们滑,两个小时200RS.湖面上感觉真棒,懒洋洋的。

晚饭:在cafe concerto吃了一顿很棒的意大利面,美味啊。现在都在想念,一边想一边流口水。

同时晚上得知,第二天POKALA罢工。 Day 13 早晨起床,由于没有出租车,我们租了山地车,由于前一天有人推荐了Maya Villeage,我们就前往那个地方,同时,路上碰到与我们共度大年夜的珠海的朋友,就一路同行。一路上景色很美。路上还遇到当地人结婚,是包办婚姻,新娘很悲伤的样子。到了maya villeage,房子甚是可爱,同时有一个特色,就是淋浴和卫生间是没有屋顶的,也就是说可以直接看到蓝天。过了maya villeage,再往前面骑了一段路程,看到非常美丽的景色。还看到有人在飞滑翔伞

早餐:boomberg,简餐中饭:Green Peace Restuanat,景色很美,食物味道也还可以。晚饭:Monsoon,另外一家强烈推荐的餐馆,点了一份牛排,味道非常棒。(整个旅途觉得还是在POKALA吃的食品最美味,当然西点还是要算加德满都的Annapuna hotel下面的蛋糕房最好。 ) Day 14 早餐:面包中饭:香蕉晚饭:K'too,牛排,还不错

上午7点的车,离开博卡拉,下午回到加德满都,找了一家LP推荐的hotel horizon,单人房200RS。

Day 15 早餐:north field restauant,较贵去了帕坦。在帕坦逛到中午,然后一路走回thamel,在路上发现两家店,一家是在hotel everest对面,是一家fair trade shop,里面东西种类比较多,价格也比较实在,在里面买了不少东西,另外一家是t-shirt专卖店,图案不错,就在fair trade shop附近,又跑到new road逛了一圈,顺便办了机票确认。再次跑到dubar square里面逛了一圈

晚饭:去了LP推荐的LA Dolce Vita,本想再尝尝美味的意大利面,结果大失所望,做的太差了,强烈不推荐这家餐馆。 Day 16

早餐:Helena's中饭:SUNNY CAFE & GUEST HOUSE,铁板烤鸡饭,招牌菜,确实不错晚饭:SUNNY CAFE & GUEST HOUSE,一种烤出来的馅饼,中间是肉,味道一般

上午出发前往巴克特普,感觉比加德满都要好,更有古镇气息,下午吃过中饭后,听从旅店老板的建议,走路前往changu(说是做汽车去,路上可能会塞车),说是1个半小时走到,结果我们走了整整两个小时,而且路上的有很多砖厂,烟囱里面冒黑烟,将景色破坏的一塌糊涂。走到changu已经很晚,大致看了一下就坐汽车回巴克特普,发现车票只要7个RS,伤心啊,走了两个小时居然只省了7个RS...

晚上的five story temple与白天不同,另有一种清冷的魅力。

Day 17

中饭:Nagarkot随便吃了一点晚饭:ram doodle牛排,味道不错,不过比较贵350RS

早餐去看了昨天没有看完的一个广场后,赶往Nagarkot,到了那边,发觉连绵的雪山被云包围着,忽隐忽现,遇到一家nepal保险公司在开年会,同伴发挥出色的公关能力,连带我沾光,过去骗吃骗喝,还将我带回加德满都。 Day 18 早餐:KC吃了一顿早餐,简餐,味道还可以中饭:KC,味道一般晚饭:Everest Steak house,steak,味道还可以

一天就在KC坐着,喝喝咖啡,看看小说(seven years in Tibet,Bryad Peter演过电影,书写的还可以,是一个德国人的亲身经历,但是在书里宣传西藏应该独立,甚是不爽),甚是悠闲。

Day 19 早餐:HELENA’S RESTAURANT去拜访了nepal公司。中饭:Nepoless Kitechen 吃DAL BHAT,除了最后一道汤(好象是绿豆汤,但是居然放的是盐,我喝了一口,实在难以下咽)外味道还可以晚饭:去Annapuna Hotel里面的一家餐厅享受印度菜,实在太超值,有一个套餐(加上税990卢比,被我的同伴要求折扣,最后900RS),里面包含了从汤,主食到最后的甜点一共七道菜,服务非常棒,菜的味道也不错,吃完后,是横着走回旅馆,实在太饱了。

Day 20 加德满都再次罢工。

睡了一个大懒觉中饭:Fire&Ice pisza。找了一家代理,预订第二天的mountain flight,价格砍到100美金。去New oritenal喝了一杯果汁,价格偏贵,然后回到KC,看小说。晚饭:去了LE BISTRO RESTAURANT,以为是经营法国菜,结果进去之后,waiter讲只是饭馆起了一个法国名字,实际上根本没有任和法国菜,晕倒。点了一份墨西哥菜,味道马马虎虎,不过比较便宜。

Day 21 早晨5点起床,赶去机场,由于大雾,moutain flight的航班推迟了2个小时,飞上天后,终于看到了Mt. Everest。觉得100美金还是花的值得。建议索要机舱右边的坐位,即座位C,我是坐在A,是去的时候我这一边可以看到雪山,但是觉得C座位在返程的时候离雪山更近,看雪山的时间更加长久。

中饭:Everest Steak house一份牛排

下午在KC继续看小说

晚饭:k'too soup hamburg

9点钟出发去机场,非常幸运,飞机准时起飞。飞机上吃了东西后立刻睡觉 Day 22 早晨6点多到达上海机场,入关时有惊无险,被一个工作人员盘问了一下携带了什么物品,还好没有把行李过X光,否则发现刀具可能会有麻烦。不过入关后,整理行李的时候,发觉我和同伴的背包被人打开过,我丢失了一把割纸刀,同伴丢失了一些其他东西,应该是加德满都的机场里面的人偷的,以前网上就有人说过加德满都的机场的工作人员会偷游客的东西,没想到真的遇到了。建议以后大家还是使用驮包或者蛇皮袋将背包套好。

到了家后,立刻去吃早餐,生煎小笼外加馄饨,发觉真是美味。:-)还是中餐好吃。 After:这次Nepal真是太棒了,在旅途中除了看到古老的建筑,美丽的风景,还遇到了非常好的同伴,并且在路上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

Nepal的游玩的性价比还是非常高的,个人认为比国内高不少,我这次除了买东西之外,包括来回飞机票,一次moutain flight,21天一共只花了8000人民币,非常超值

总体来说,nepal人民还是很善良,很热情的。至于商人,无奸不商嘛,只要自己知道大概的商品价格,斗智斗勇还是可以得到一个好价钱的。(我是靠着同伴们杀价,然后坐享其成,如果我自己去侃价,肯定是砍不下来的,呵呵)

这次在旅途中比较不爽的是,旅途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相机出了一点问题,很多参数不能调节,还好旅途中最精彩的部分已经过去,而且照相机还能拍照,没有留下太多遗憾。Olympus相机的质量看起来有问题,而且回到上海送去奥林帕斯的办事处,居然还没有配件,说是机型太新,要到3月初才能拿,这个服务质量比较差劲。强烈建议大家不要买奥林帕斯的相机。(奥林帕斯的人如果看到这份帖子,会不会告我破坏奥林帕斯的名誉?:-))

另外,药物还是没有带够,尤其是咽喉炎的药,从同伴那里以及其他同路人那里拿了不少药才解决。

TATA, 不就是这里满地跑着的那种印度汽车吗?不论是长途汽车,大卡车,货运车,乃至油罐车,都可以见到车前那个圆形蓝色底红T字的标记:TATA。在加德满都烈日和风沙下堵车的时候,我百无聊赖仔细打量路边的每一辆车:十辆有八辆是TATA,大红大绿的一眼就能认出来。剩下的两辆,要么是一种叫mahendra(前任国王和现任国王的父亲的名字)的卡车,要么就是二手的日本车。TATA在哪里都是那么鲜明耀眼,不管是货车还是客车,它们的车身一律从驾驶室开始直到尾部挂车牌的地方,仔仔细细用铁丝和油漆作出各种四时花卉,飞鸟鱼虫,几何图形,最重要的,当然是印度教里的大小神仙们,五颜六色很世俗的在那里宝像庄严着。每一辆TATA的装饰都各有特色,决不雷同。当然,所有的TATA全都喇叭响亮,马力十足,才可以在尼泊尔的山路上来回驰骋。我一直有一个小疑问想不通,TATA上的那些装饰,究竟是出厂时就各自做好了的呢,还是到了主人手里再一一装上的?

后来回新加坡,继续了解到,TATA也是印度最大的软件集团;TATA还经营高级酒店……不知道在印度,还有什么是TATA不做的。总之,有朝一日投资印度股市的话,TATA绝对是民族工业的蓝筹股。

扯远了,且回到hotel tradition来。我们开着电视机,一边评头论足,一边在做最后的整理。这是最后一天的上午,也是毛党号召全国罢工的第一天。经过前一天的经历,我们知道了政治动荡在此地的确是生活的一部分,人们早已习惯并适应了它。而罢工,除了给市民和旅客各自带来一些不便之外,(政府工作人员步行上班;去博卡拉的长途车全部停开,不知多少游客要打乱计划滞留thamel;canicula此时也躲进chitwan骑大象),人们同样也早就适应了。

九点多,ram又一次背上我们的行李,一起到babu的办公室去。thamel果然安静了许多,家家店铺都关着门,平时横冲直撞堵塞不动的车辆也几乎不见了。只有几个人和几辆三轮车在关了门的街上匆匆而过。甚至这次去babu的办公室,我们也是从一个边门上去的,正门,像这里所有的店铺一样,是锁上的。

Babu早坐在里面,ram进去说声morning boss,他并不搭腔;leo进去了,他才站起身来说早上好,可见他还是有些架子的。我的飞机是下午一点,然而瞧外面的情形,也做不了其他的事,我还是尽早去机场吧。ram在一个橱里摸索了一阵,翻出两条淡黄色的丝带子交给babu。babu把其中的一条展开,挂在我的脖子上。“是哈达?”我和leo猜测。“是,这代表好运气”,babu说着,与我握手道别,“一路平安,希望不久还能见到你。”我笑了,是的,我还想看十月dasain节加德满都皇宫广场上流血遍地的牲畜祭祀,看bakhtapur的中世纪风貌,还有,最重要的,我还要亲自去珠峰呢。

依旧是ram,拎着我的旅行包,一起从家家闭户的thamel穿出去。像在徒步时一样,我们又开始聊天。“为什么大家都那么听话,说罢工就罢工?”“因为毛党会派人检查,谁还开门就会有人来收拾的。不过,你别看这些正门都关着,人家的生意照做,从后门进去,或者开一个角。”他把那些边门后门指给我看,“不过,像这样一个月里至少十天都罢工,可怎么弄得好,生意很难作啊。”正说着,忽然ram停下了,他叫了一辆三轮tampo过来,说好价钱送我去机场。我先进去,在黑乎乎的狭小后排坐定,再把我的旅行包递进来。然后ram伸出手来,和我道别。

一切都发生的那么快,我在匆忙之中和他握手,甚至来不及说什么告别的话,tampo已经开动了,突突突的颠簸得厉害,在空旷得几乎没一辆车的街上一路飞奔。

忽然间似乎有眼泪涌上来,这个我正迅速离开的城市,肮脏,杂乱,拥挤,动荡的地方。我是因为要离开这里而感到难过吗?连我自己也不太相信。如果给ram看到,他必定不以为然,说这有什么难过的,我甚至可以想象他脸上的表情。脖子上淡黄色的哈达折痕很明显,显然放了不少日子。此时裹在脖子上有点热,我却没有取下来。却是真的有一点难过在心里慢慢浮起来,虽然尼泊尔不是个好地方,可它就是让我有一种亲切感。我嫌弃它的动荡和落后,绝对不会愿意住在那儿,可这份亲切感,就是毫无理由的在短短十一天里产生了。

车窗外,boudhanath过去了,接着pashupatinath也过去了,一会儿就到了机场。我不知道何时还会回来,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十一天以前,我在这里与babu见面,却好像已经有几个月那么漫长。

候机的时间有好几个钟头,我不得不再次取出ramayana看。国际候机室里去曼谷和去印度的两班飞机差不多同时出发。大厅远端有一个电视机,正放着尼泊尔本地的mtv,很强劲的现代音乐。旋律却似乎挺熟悉,像在哪里听到过。哪里呢?我仔细听,终于想起来,就是徒步时候ram总是哼的那首曲子啊,果然是加德满都的一首流行歌曲呢。我遥遥追忆着雪山之间的那段婉转悠扬的旋律,与眼前强烈劲爆的mtv似乎有着天壤之别,可那一段回旋不止的调子,分明就是一样的。

本文由88bf必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C回到加德满都,熟识的各省1